百炼成仙-第八百六十章 叛逆

    “莫非少爷还有别的主意?”陆盈儿眼中闪过一丝诧异。

    “关于内患,在青阳城时,我已经听薛老说过,不过是一些小小的凝丹期修仙者,何须我出手对付,咱俩结丹以后,自己就可以解决了。

    两女一呆,表情变得有些古怪,过了半响,刘芯才呐呐的开口起来:“少爷,您太高看奴婢了,虽然我们蒙您赐下灵丹,可就算我与师姐能够顺利晋级,也不过凝丹初期,而那些心怀觊觎的家伙,可有后期修士的,奴婢两人,怎么可能是他的对手?”

    “放心,一切有我,咱俩不用想那么多,先安心闭关修炼好了。”林轩摆了摆手,胸有成竹的说。

    两女虽心中疑惑,但也不敢继续追问下去了,恭敬的行了一礼,双双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与此同体,距、离飘云谷约数万里的某地。

    山脉起伏,有不少穿着统一服饰的修士在亭台楼阁中进进出出,这里是拜轩阁位于幽州境内的一处分舵,也是最大的一座,其规模与总坛相比也毫不逊色,甚至高手更多。

    光凝丹期修士就不下三十个。

    此刻在一座气派很大的殿宇之中,这些拜轩阁的长老正排列而坐,最上首的是一名身穿紫袍的大汉,相貌威武,修为更是不弱,已到凝丹后期了,是所有人中最高的一个。

    然而他的表情却很不好,正聚精会神的听着下面的弟子汇报,其他的长老,也时常转过头,与周边之人窃窃私语几句,表情各异,但大多颇为忧急。

    足足过了一炷香的功夫,那身穿黄衣的弟子才退了下去,大殿中剩下来的,无一不是凝丹后的高阶修士。

    拜轩阁的实力,足有一半聚集在这里,可惜他们现在商量的,却是忤逆犯上的事。

    “消息大家都听到了,不知道诸位道友,对此事可有什么良策?”紫袍大汉抬起头来,双目如电,缓缓的在周围扫视了一遍,才声音低沉的开口。

    “马兄,假若此事是真的,可真有些棘手,那两个丫头虽然仅仅是筑基期修仙者,可背后有元婴老怪支持的话,我们绑在一起,也必定不敌,此事还需从长计议。”一白须白眉的老者,神色凝重的开口了。

    “哼,周兄,你何必长他人志气,灭自己威风,两个丫头有靠山之事,我们又不是不清楚,虽然这些年来,两个小硭人守口如瓶,但我们明里暗里的打听,不已经将一切弄明白了,暗中支持她们的,是碧云山的修仙者,甚至连太虚那老家伙,也曾亲自出手,以前我们没奈何,可现在碧云山已经搬走,我不信她们这么快,就又能找到一元婴期的帮手。”另一容貌丑陋,左边脸颊上有一块刀疤的黑衣修士,撇了撇嘴,不以为然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错,我也赞同司马道友所说,元婴期的靠山哪有那么容易找到的,两位阁主多半是虚张声势,找人演的一出戏而已,反正留守总坛的修士,全是她俩的嫡系,只要巧做安排,并不难瞒天过海。”

    “对,对,我也这么认为。”

    ”话虽如此,不过两女执掌拜轩阁这么多年,还是应该小心“周兄,你是不是太胆小的,做大事,哪有那么多顾忌,前怕狼,后怕虎,最终只能是一事无成的。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白须白眉的老者大怒,狠狠的瞪眼身边的疤脸修仙者:

    “老夫只不过是让大家小心一些,从长计议,免得阴沟里翻船而已!”

    那疤脸汉子毫不示弱,还待再说,坐在上首的紫袍大汉却一声咳嗽,摆了摆手:“周兄老成持重,所虑也不是没理,不过正如周道友所说,我们做大事的,不能顾忌太多,依本尊判断,两位阁主,十有**唱的都是空城计,想要将我们唬住而已,不用多虑。”

    疤脸汉子洋洋得意,白须白眉的老者却赫然而起,抱拳道:“马兄,这件事情可是大意不得,俗话说,一着不慎,满盘皆输,我们既要谋反,就要有十足的把握,假如那消息是真的,有元婴老怪支持两个丫头,我们这么做,可就万劫不复了。”

    疤脸汉子嘴角一咧,正想讥嘲,紫袍大汉却瞪了他一眼,缓缓开口了:“周道友,我知道你考虑周详,不过本尊敢这么说,自然是有十足把握,就算对方真请到一位元婴期老怪物,我也有办法对付他的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此语一处,大殿中哗然一片,随后又诡异的安静起来,所有人面面相觑,将信将疑,虽说如今在拜轩阁里,他们这边的势力已经完全占据上风,但元婴期老怪,则是完全不一样的存在,就算他们一起出手,也绝对不可能有半分胜算,不过所有人也清楚,这紫袍大汉不仅修为精深,且心机深沉,若没有把握,绝不会无的放矢,他究竟隐藏着怎样的秘密……

    “马大哥,莫非你也准备得有后手,快与我们说说。”那疤脸大汉语带献媚的开口了。

    “大家莫非忘了,让两位阁主头疼,可不仅仅是我们这些供奉,还有天缘舫这个大敌环视在侧?”紫袍大汉阴测测的开口。

    “什么,天缘舫,莫非你想与他们合作,此事万万不可!”白须白眉的老者却变了脸色,大惊的说。

    “有何不可?”

    “前门驱狼,后门进虎,天缘舫野心勃勃,这些年来,已经将本阁的生意蚕食了很多,我们与他们没少冲突,双方的矛盾不可调和,与他们合作,根本就是引狼入室,对本阁没有半点好处。”老者大惊的说。

    “是啊,弄兄,此事还需从长计议。”

    “廖某的侄子实在天缘舫手中,我与他们势不两立,岂能与虎谋皮这一次,其他长老同声反坷不已,便是那疤脸汉子,也露出一副踌躇之色,将嘴巴给紧紧闭上了。

    倒不是因为他们对拜轩阁有多么忠心,而是叛乱的原因,就是想获取更多的权利与好处,如果被天缘舫将生意抢了,受损的直接就是自己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