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炼成仙-第三千六百零四章 天之骄女

    一时间轰鸣声大做,原本有些昏暗的天色,被电光映成了惨白之色,放眼望去,就与白昼差不多。

    天地元气,变得混乱以极,罡风四起,到处都是逸散的法则之力。

    这最后一波天劫的威力,难以用言语说得清楚。

    而如今亦到了最关键的时刻。

    撑过,则迈入渡劫后期,从此没有寿元的束缚,天高任鸟飞,海阔凭鱼游,与天地同寿。

    若是稍有懈怠,一切努力都将化为乌有,魂入九幽,连重进轮回的机会都没有。

    天堂与地狱仅一线之隔,有多大的收获,原本就要冒多大风险的。

    长生不老!

    这对万物生灵来说,都是绝大的诱惑,可放眼三界,纵横今古,走上修仙之路的存在不计其数,可真正能够到达这个境的,却是屈指可数。

    幻月蛾,会不会成为又一个幸运者?

    这么多年的努力,究竟会换回丰厚的收获,还是从此魂飞魄散掉呢?

    没有人清楚。

    林轩虽然对它渡劫,抱着较为乐观的态度,但也不敢说信心十足。

    这最后一关能否度过,不但需要实力,还需要一定的运气,简单的说,就是机缘巧合,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雷电的爆裂声还在不停传入耳朵,在肆掠的电光下小小的幻月蛾是显得那样的无助。

    可即便天劫再猛恶,它总能够化险为夷,就这样,时间慢慢推移,它终于将这最后,也是最可怕的一波天劫撑了过去。

    天地元气,被它疯狂的吸入身体,点点灵光。色彩绚丽,透出古朴而神秘的气息。

    最后,所有的灵光聚集,化为一直径丈许的光球,包裹住幻月蛾的身体,朦朦胧胧,对神识竟有阻挡的效果,刚一与灵光接触,就被反弹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咦?”

    林轩略感错愕,稍一思索。毫不犹豫的施展出天凤神目。

    竟也没有效果。

    这一次,林轩是真的有些惊讶了。

    自己的神通自己最清楚,尤其是如今,自己已今非昔比,已进入了渡劫后期。

    天凤神目的威力,自然也就水涨船高了。

    即便与真正的凤凰相比,差距也变得有限以极,小小的一层灵光阻隔,自己居然不能看破。难道说……

    林轩心中隐隐有了一些猜测,他毕竟见闻广博,记得曾经在某本古籍上见过,说灵虫修仙。尤其艰难,普通的妖族,元婴期就能将灵智开启,还能褪去妖身。化为人形。

    然而灵虫想要走到这一步,至少要等到分神期。

    这还是指的普通虫族,若是具有上古蛮荒血统的奇虫。那条件更为苛刻。

    比如说幻月蛾,开启灵智虽然洞玄就可以,但想要褪去妖身,化作人形,必须迈入渡劫后期。

    这样的条件,简直可望而不可及。

    放眼三界,纵横今古,眼前的幻月蛾,绝对是第一个。

    眼前,它是在重塑形体么?

    林轩如此这般的猜想着。

    如今,什么也不能做,静静等待,就是最好的结果。

    时间慢慢流逝。

    重塑肉身说来繁复,其实花费不了多久的功夫。

    短短一盏茶的时间,就已经充足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此时,天地元气已渐渐平复,但放眼望去,依旧是满目疮痍,方圆数百里,都被那可怕的天劫夷为了平地。

    突然,清鸣声传入耳朵。

    清脆,平和,与之伴随的,却是一股强大的灵压从天而落。

    即便是月儿,也俏脸变色,那灵压之强,难以用言语说得清楚,果然是百分之百的渡劫后期没错。

    随后,一阵风吹过,那耀目的灵光也渐渐收敛了,幻月蛾踪迹全无,取而代之的是一美貌异常的少女浮现而出。

    冰肌玉肤,林轩自从踏上修仙之路,见过的美人那是数不胜数,然而能与眼前这美貌女孩儿相媲美的,却不多。

    月儿自然不用说,香儿当然也算一个。

    其余的,便是云中仙子,或者媛媛与她相比,都要稍微逊色。

    嗯,也不能这样说,几女的美貌与气质,是完全不同的。

    月儿清丽,香儿活泼,云中仙子不食人间烟火。

    至于媛媛,则英姿勃勃,说巾帼不让须眉也没有错。

    眼前的幻月蛾,倒与九尾天狐有几分相似之处,给人一种朦胧美,但又多了几分空灵的感触。

    “恭喜道友成功晋级,迈入了渡劫后期。”

    面对如此美女,若换一名修仙者,非看得目瞪口呆不可,然而林轩又岂是寻常人可以比拟呢?

    嘴角边露出一丝笑容,短短的瞬息,脸色已变得平静无比。

    “是你?”

    幻月蛾目光转过,这时候才发现旁边居然站有两名修仙者。

    而且对自己来说,还是无比的瞬息,她绝美的面容上毫不掩饰的露出几分吃惊之色:“你们两个,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?”

    也难怪她感到惊愕,俗话说狡兔三窟,这秘密洞府选在何处,她可是花费了大量的功夫。

    万万不曾想,居然有强敌环视在侧。

    想想刚才渡劫的时候,他们若是居心叵测,自己……

    一念至此,她觉得背后冷汗淋漓,拍拍胸口后怕不已。

    但也松了口气,两人刚才既然没有趁人之危,那应该不会对自己不利,否则岂不多此一举。

    表情缓和了些:“两位道友来找小女子,究竟有何用意?”

    “用意?”

    林轩嘴角边露出一丝笑容:“林某来此,确然有事,一来么,是恭喜道友顺利晋级,二来么,则是找道友算账地。”

    “找我算账?”

    幻月蛾一呆,表情大感愕然。

    “不错,培育玉罗蜂,林某费尽辛苦,就这么一只不剩的被道友要了去,最后落得一个竹篮打水的结局,于情于理,我不找道友赔偿损失,应该找谁去。”

    “那道友想要如何?”

    幻月蛾的眼中露出好奇之色,如今自己手里,虽然没有月儿让林轩投鼠忌器,但自己也今非昔比,进阶到了渡劫后期。

    这林小子实力是不俗,但自己又岂是好相与的人物?

    退一万步说,就算交恶,自己打不过,但要走,也绝非他能够拦得下来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