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炼成仙-第三千二百一十六章 前倨后恭

    鼎沸的人声传入耳朵,如此大的动静,自然立刻将下面的修士都惊动了,只见光华大做,一道道五颜六sè的惊虹腾空而起,朝着林轩飞扑而去。

    林轩脸上并无意外什么,来之前他已经打探得清清楚楚,这灵狐尊者虽没有开宗创派之意,但也绝非孤家寡人一个。

    而是收了不少的门人弟子的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料错,来这里的应该就是他的徒子徒孙了。

    “真是不知死活。”

    林轩嘴角边露出一丝讥嘲之sè,虽然得罪自己的只是灵狐尊者一个,不过这老家伙xìng格乖戾,所收的门人弟子,也不是什么良善人物,以邪修居多,平rì里无恶不作。

    将他这一脉连根拔除,也算是替天行道了。

    何况自己既已灭杀了灵狐尊者,他的门人弟子,原本也没有打算放过,虽然以林轩如今的实力,根本不怕对方报复,但他可不想因为一念之仁,而为云隐宗招灾惹祸。

    危险要扼杀在萌芽里。

    林轩虽不是残忍嗜杀的修仙者,但也懂得人无伤虎意,虎有害人心的道理。

    何况将这些邪修灭除,原本就是替天行道没错。

    既如此,还有什么好迟疑。

    林轩浑身上下,流露出一丝杀气。

    那些惊虹速度倒也不缓,很快,就来到了面前,光芒收敛,露出了里面修士的容颜,共有十余人之多。

    大部分相貌凶恶,穿着也很奇特。

    “你是何人,居然敢……”

    为首的是,是一虬须大汉,才一停下遁光。就对林轩大声喝骂起来。

    也难怪他分毫顾忌也无,这儿可是灵狐尊者的洞府,就算是雄霸一方的人物,也绝不敢来这里撒野的。

    有这么一位老祖宗撑腰,他平rì里,也是嚣张跋扈,可惜这一次却是踢倒铁板了。

    林轩目光扫过,发现不过是一些元婴,离合级别的存在罢了。

    与他们动手。胜之不武,但也没有道理白白放过。

    也罢,与自己狭路相遇,就算他们命有此劫了。

    脑海中念头转过,林轩袖袍一拂。除此以外没有多余的动作。

    霎时间,破空声大做,却是数十道风刃鱼游而出。

    结果当然是分毫悬念也无,这种境界的修仙者,怎么可能从林轩手里逃过。

    无一例外,全部陨落掉了。

    整个过程说来繁复,其实不过瞬息的功夫。随后林轩身形一闪,没入雾气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一道道禁制被林轩破除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自然惊动了更为高阶的修仙者,当然。丝毫也没有用处。

    连灵狐尊者都被林轩斩除,他的徒子徒孙怎么还有本领逃出生天呢?

    林轩一路势如破竹。

    很快,就来到了这处仙山洞府的腹心之处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敢来这里撒野,莫非真不将灵狐老祖放在眼里了么?”

    “好大的胆子。还束手就缚,可以让你少受一点苦楚。否则,一会儿一定将你抽魂炼魄,求死不能,求死不得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厉喝声传入耳朵,随后便见数道遁光由前面的山崖飞掠而下。

    与林轩一路上遇见的敌人相比,这几名修士的实力显得强横以极。

    为首之人大约四十余岁年纪,眼露jīng光,相貌堂堂,身穿锦衣,一眼望去,便仿佛是一年纪颇大的世家子弟。

    而他旁边,则是皮肤黝黑的皂袍老者,一脸木然之sè。

    除此以外,还有两名女子,一个是白发老妪,另外一个,则只有二十余岁年纪,但容貌身材,都是普通以极。

    而这四人身上散发出来的灵压非同小可,居然无一例外,全是分神后期的修仙者。

    不用说,他们肯定是灵狐尊者的亲传弟子了。

    四人来势汹汹,表情更是不善以极,也难怪他们会心中愤怒,鼐龙界面积广博,分神级别的存在也不再少数,然而能有幸拜在渡劫期老祖门下的却是凤毛麟角了。

    便是同阶修士遇见他们,也客气以极,他们隐隐以半个前辈自居,没想到今天,这貌不惊人的小子,却不将他们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撒野撒到了师尊的洞府,简直是活得不耐烦了。

    他们将林轩也当成了分神后期的人物,以四敌一,自然不会有分毫的压力。

    满心想的都是,一会儿怎么狠狠的教训这小子。

    说完这些话,才将神识放出,不管如何,刚才只是猜测,如今眼看着要动手,总要探测一下对方法力的深浅如何。

    可这一看,却让四人瞠目结舌,甚至可以说,魂飞天外了。

    深不可测!

    难道……难道说,对方是在扮猪吃虎,这貌不惊人的小家伙其实是一渡劫期老怪物。

    可恶,渡劫期老祖的灵压,不应该非同小可,这家伙所散发出来的气息怎么会若有若无,否则,自己这些人也不会一时大意认错。

    四人又是惊怒又是惶恐,再一次将神识放出,可还是同样的结果,对方百分之百,是渡劫级别的老怪物。

    面面相觑下,四人都觉得嘴巴有些发苦,事情怎么会进展到如此地步。

    在一渡劫期老怪面前嚣张跋扈,那不是找死么?

    心中后悔以极。

    可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处。

    但束手待毙当然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四人在脸sèyīn晴不定一会儿之后就纷纷求饶了。

    “前辈息怒,这一切都是误会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我们不知是老祖驾临此处,无心之下,多有得罪了,还请老祖大人不计小人过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时间,求饶的的声音此起彼伏,四人虽是分神级别的修仙者,但借一个胆,也绝不敢与渡劫级别的老祖作对的。

    “误会,四位道友错了,林某今天来此,原本就是要找你们的麻烦。”林轩的声音十分淡然。

    “前辈说笑了,家师可是灵狐尊者,大名前辈想必应该听过。”

    那锦衣大汉干巴巴的声音传入耳朵,以他的城府,当然听出对方是来者不善,事已至此,他也只有借助似乎的名气,希望对方能有所顾忌。

    “灵狐尊者,林某当然听过,不久之前,我才取下他的头颅,否则,林某又怎么会来灵狐山呢?”

    林轩继续云淡风轻的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