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炼成仙-第三千四百四十一章 心狠手辣

    一时间,林轩也如同坠入了五里云雾,于此事的真相怎么也弄不清楚。

    月儿的表情相差仿佛,两人都静静的听对方往下说。

    “后来如何?”

    “后来……”

    那皂袍老者的脸上却闪过一丝恐惧之色,仿佛不忍心往下说:“后来大家见到了那位新娘子,果然是国色天姿,虽然不及那位云中仙子,但也是一等一的绝色佳丽。”

    “大家都赞堡主好福气,那云中仙子也笑称好一位美女,可话音未落,她却一剑将新娘子杀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林轩大惊失色,他自从踏上修仙之路,经历的奇事数不胜数,然而这样古怪诡异的一幕却从未听过,不由得喃喃的开口:“难道两人有仇?”

    “哪里会有仇,传送原本就是随机,岂会正好来到仇人家里,何况那位新娘子乃身家清白之人,堡主与云中仙子也是第一次见面,若有仇怨,岂不是太过滑稽了一点。”

    皂袍老者叹了口气,此事原本就是难以索解地,他只能继续讲下去:

    “要说那位新妇,亦是分神级别的修仙者,可变起仓促,那位云中仙子动手太快了,丝毫征兆也无,以至于她当场陨落,连元婴都来不及逃脱。”

    “血溅五步,那位天璇堡主想必不会善罢甘休。”

    林轩以手抚额,沉吟着说。

    “道友所言不错,此事搁谁身上,又能够平心静气呢,喜事变丧事,人生最大的痛苦莫过于此。”

    “堡主自然大怒,贺客们也惊呆了。然而变故远没有结束,不等他们发火,云中仙子已抢先动手了。”

    “短短一瞬间,就有数名离得较近的修士遭了毒手,其他人这才反应过来,大呼酣战,可那女子,竟然强得出奇,境界稍低的修士暂且不提。便是包括堡主在内的几名渡劫期大能,亦被杀得是狼狈不已。”

    “一场大战,天璇堡被夷为平地,最后毁于了一场大火里,而堡内的修士。连同贺客一起,尽皆陨落,最后逃出来的,十不存一。”

    林轩耸然动容。

    天璇堡的实力与云霞派相差仿佛,那么也有数以万计的修仙者。

    至于贺客,具体数量虽然不好说,但怎么也有数千之数。

    而且贺客的实力绝不会低。

    既然来道喜。与堡主肯定大有交情,绝不至袖手旁观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下,对方居然能将整个天璇堡连根拔起,实力委实可怖以极。

    即便自己与其易地而处。能不能做到,也不太好说。

    云中仙子的实力,竟这般可怖。

    不对,此人是不是秦妍。还不太好说。

    林轩与秦妍的交情虽不算深厚,但无论如何。也不相信她会做出这般事情来的。

    关键是滥杀无辜,于她有何好处?

    “天璇堡上下,真被杀了一个鸡犬不留?”

    “不错,除了极少数弟子,运气不错,侥幸逃脱,其余的,尽皆陨落,特别是高阶修仙者,包括几位渡劫期大能,更是无一幸免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此事还怕不引起轩然大波?”月儿忍不住插嘴了。

    “谁说不是呢?”

    皂袍老者叹了口气:“就整个雨桐界来说,天璇堡虽然不算什么了不起的势力,但到底是威震一方的所在了。”

    “被连根拔除,周围的宗门家族无不大惊失色,说风声鹤唳,草木皆兵,也不为过……”

    “一些与天璇堡有交情的宗派且不说,便是没有交情,也担心大祸莫名降临,于是联手寻找那神秘女子的踪迹,想要共同御敌。”

    “哪知道,这一找,却没有线索,对方仿佛凭空消失掉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后来如何?”

    “后来,一连七八年都没有线索,此事也只能不了了之,成为了一桩悬案,随着时间的推移,大家也就渐渐将这桩惨事忘记,毕竟修仙界,最不或缺的,便是腥风血雨。”

    皂袍老者摇头叹息:“若此事就这样做一个了局,归根结底,也仅仅一桩悬案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可事情并没有结束,天璇堡被连根拔除,十多年里,云中仙子一直了无踪迹,就在大家渐渐将这件事忘记,她又来到了云阳门里,依旧是无声无息,下手却毫不容情,云阳门的下场,与天璇堡相差仿佛,逃脱性命的修士十不足一,而云中仙子同样是消失了踪迹。”

    “就这样,长则十余载,短则七八年,那云中女魔必现身一次,有时是自己出手,有时是部下代劳,被她选中的宗门家族,皆被血洗,无一能从大难中脱去……”

    “竟有此事?”

    林轩听得大奇,脸上露出几分沉吟之意:“莫非这些宗门与秦妍有仇。”

    “嘿,若是与云中仙子有仇,那还有什么好抱怨地,杀人偿命欠债还钱,此乃天经地义,我等修士,快意恩仇,更是毫不稀奇,若真是这个缘故,大家也不会视那秦妍为蛇蝎之物,只会笑那些泯灭的宗门不该将强敌招惹,古怪的是,那些灰飞烟灭的宗门家族,据逃出来的人说,他们与秦妍根本就没有见过,什么冤仇,那更是万万谈不上了。”

    林轩听到这里,也不由得无语,而那老者的声音,继续娓娓的传入耳朵里:“古怪的就在这里,那云中仙子不仅实力强绝以极,做事情更不见半点章法规律,而且她每隔数载,必定出现一次,大开杀戒。”

    “从天璇堡算起,如今已有近十个宗门家族被她毁去,说人心惶惶亦不为过,这也是为什么本门一见灵龟示警,就如临大敌,实在是两位出现的方式,与云中仙子也太像了些。”

    云霞派的两人摇头叹息,至此,他们已将误会解释清楚。

    然而林轩却听得一阵迷糊。

    此女行事,着实不像自己记忆中的云中仙子。

    可真名外号尽皆相符,世界上哪儿有这样的巧合。

    “月儿,你看如何?”

    饶是林轩智计百出,也不可能凭一席话将事情的真相辨识清楚。

    于是扭头询问起月儿的建议了。

    “两位道友,那位秦姐姐的相貌如何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