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炼成仙-第两千七百七十九章 弃卒保车

    福兮祸所依,祸兮福所伏。

    其实这对林轩来说,倒不一定是坏事的。

    真灵本源是什么?

    那是金玥真蟾最为玄妙的宝物,普通的法力,远远没有办法相比,那是身为真灵,最为重要的东西。

    虽然只剩下十分之一,但林轩若能吸纳为己所用,那好处也是无法言喻。

    别的不提,省却无数岁月的苦修,那是板上钉钉地。

    这样的好东西,能够吸纳炼化乃是林轩之福,可问题是,他现在的情况却有点类似于虚不受补。

    假如林轩是渡劫期老怪物,炼化此真灵本源后自然是大有好处。

    可如今,他仅仅是分神期罢了,就算实力,远胜同辈许多,但第两千七百七十九章 弃卒保车归根结底,也只是分神级别的修仙者。

    做一个不恰当的假设。

    就仿佛,你一个凝丹期修仙者,如果一定要吃,对元婴期修士大有好处的丹药,那不是找死么?

    虚不受补,充盈的法力没有宣泄之处,能够将浑身的经脉撑破,道理与拔苗助长相差仿佛。

    林轩现在的情况就是这样的。

    不过具体的表现形式却又不同,真灵本源,并非法力,而是更玄妙的东西,所以,林轩现在的情况,还要更糟糕一些。

    经脉倒是不会被撑破,但整个人都快要被煮熟。

    唉,都怪自己太大意了,林轩心中懊恼不已。

    尽管严格来说,这并不能算他的错,毕竟开始并没有什么不妥,而温水煮青蛙这种情况,又是最让人防不胜防的。

    一开始并不会难过,甚至还非常的舒服,等你真发现不妥,想要改变这种情况的时候为时已晚了。

    林轩叹了口气,不过郁闷解决不了问题。还是那句言语,这具肉身隐藏了太多的秘密,不到万不得已,自己绝不会放弃。

    说起来第两千七百七十九章 弃卒保车,也是林轩修为远胜同阶修士许多,这具肉身更是千锤百炼过,否则,现在就不是浑身难过。而是早已魂飞魄散掉了。

    这道理,林轩心中清楚,但现在的情景,实容不得他多做耽搁,究竟该怎么办呢?

    林轩心念电转。

    一个个念头在脑海中浮现而出,但很快,又逐一排除,不是远水解不了近渴,就是根本没有用处。

    如今。时间紧迫,说生死系于一线,那也不为过。自己根本没有时间,去验证这一条条的方法,是否真有用途。

    必须快刀斩乱麻才可,否则,恐怕真要万劫不复。

    林轩心中如此想着。

    看来,只有那么做。

    虽然也有一定的危险,弄不好,自己的损失也难以计数,但此时此刻。哪还顾得上斤斤计较呢?

    根本没有时间思虑万全之策,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。

    至少就林轩的见解来说,觉得这个方法虽不是把握十足,但还是有一定机会化解眼前危局的。

    而这个方法说穿了也不稀奇,就是灵气灌体。

    如今林轩之所以陷入如此危险的境地。就是因为真灵之血中的法力元气,他虚不受补,无法将其消化了。

    没有宣泄之处,所以才会被温水煮青蛙的。

    那么解决的思路,说起来也就不难。只要能将这里面的精纯灵力,与真灵本源吸收掉就好了。

    但说说容易,真要去做,却让人挠头以极。

    吸收,怎么吸收,这具千锤百炼的肉身,也容纳不住,除非自己马上进阶成渡劫级别的修仙者,但这一点,显然是绝无可能的。

    不过林轩毕竟非常人可比,还是想到了一个行险的主意。

    肉身容纳不下,元婴未必不可以。

    听起来似乎荒谬以极,元婴高不过寸许,但要知道,那是高阶修士的基础,对于法力的容纳能力,也不是用身高体重来衡量的。

    通常情况下,元婴容纳法力真元的本领,要胜过肉身许多。

    不过此时此刻,林轩也没有太大的把握。

    但不管如何,总要试一试。

    何况退一万步说,就算失败了,元婴因此自爆,也总比肉身陨落的好,毕竟元婴虽然珍贵,重新修行也很难,但不管如何,蓝色星海与五龙玺总算保住,只要有这两件宝物,再重新修炼一次主元婴也没有什么了不起,比夺舍容易。

    当然,林轩敢想出这么一个大胆的主意,也是因为他还有第二元婴与妖丹,主元婴即使被撑破,也不会陨落,否则换一名修仙者,可没有这种重新来过机会的。

    念及至此,林轩不再迟疑,一来,他本就是性子果决的修仙者,二来,如今这种情况,也实在没有时间,让他多做考虑。

    总之,想到就做,先将眼前的危局,化解过去再做定夺。

    林轩也算是被逼急了,但他的思路依旧清晰,吸了口气,强忍着那刀山火海般的痛苦,盘膝而坐,双手平放于双膝,施展内视之术……

    浑身的经脉,大大小小,从全身到手足,都变成了血红之色,温度之高,恐怕就算是扔一块精钢在上面,也能说融化就融化了。

    换一个人,早就魂飞魄散掉了,也就林轩,还能承受得住,但也疼得呲牙咧嘴的。

    随后,林轩的注意力,集中到了丹田。

    那里,居然也变成了火红之色。

    元婴与妖丹,在一口五色的湖泊的上空悬浮。

    林轩不敢耽搁,元婴动了,只见他的小脸上隐隐露出几分畏惧之色,但很快就被坚韧取代了,两只小手抬起,一道道玄妙的法诀打了出去,随着他的动作,周围浮现出无数比米粒还要小上百倍的光点。

    那些光点,皆是做火红的颜色,但在火红中,却又有一点金光闪烁,流转不已,显得神秘玄妙以极。

    元婴的小口里,依依呀呀的吐出一串玄妙的咒语,随后那些火红带金的光点,如有灵性一般,像着牠流淌而去。

    这些,就是真蟾灵血中的灵力元气,甚至连真灵本源也是混杂在其中地。

    林轩打算采用灵力灌体的方法,让元婴做宣泄口,将牠们灌进去。

    这也算弃卒保车!

    按理,这个过程虽然危险,但并不难,但很快,林轩就发现结果让自己惊骇,那些光点与元婴之间,居然互相排斥,一接近,就被弹开,根本吸收不进来。

    ps:晕啊,今天居然一张月票都还没有,各位道友实在……太不给力了,敢不敢给力一点,将月票投下来。(未完待续)rq!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