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炼成仙-第一千五百零五章 扭曲空间

    然而面对铺天盖地的攻击,古魔脸上居然没有分毫惧意,较下方的那对狭长双目,眸底闪过冰冷的光泽,一道如水晶般透明的光柱,从眸子中电射而出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击在虚空之处,随后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。

    他前面的空间,出现了扭曲现象,虽然仅仅是一瞬,就重新恢复,但空间神通,自然不是用常理可以揣度。

    俗话说,差之毫厘谬以千里,就这么一不起眼的轻微扭曲,就让两人的攻击,全部偏离了预先的轨迹,从古魔的身侧擦了过去。

    林轩的脸色,一下子阴霾以极。

    他虽然进阶离合,能够调动天地元气,但对于这世间万物的法则,其实还懵懵懂懂,别说掌握,连触摸的层次都没有到的。面这古魔,居然能够使用空间法则,这可有些难办了。

    不过林轩也没有妄自菲薄,因为他注意到,在喷出那道水晶般光柱的瞬间,古魔的脸色,明显一下子变得苍白起来了。

    换句话说,这神通他也不是能够随意使用,多半与精元魂力有什么牵扯,否则这仗也不用打了,干脆认输还来得直接一点的。

    或许那家伙的本体确实掌握了空间神通。

    但眼前的怪物,不管看上去如何的凶恶,说到底,不过是魔界上位存在的一缕分魂罢了。

    这一点,有没有可利用之处,林轩还在皱眉思索,那古魔已经有了新的动作。

    当两人的攻击从他身旁擦过,古魔的脸上露出狞笑之色,肩头一抖,无数黑色的残影毫无征兆的从身体里面迸发出来。

    耀眼刺目林轩还没有想清楚这是什么魔功,他的真身已从原地消匿得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林轩大为骇然一边施展丸天微步从旁边挪开,一边将天凤神目全力施展了出来。

    两个眸子五彩琉璃,看上去如宝石般美丽。

    一道模糊的影子落入了视线里,对方的真身果然是朝着自己攻击。

    至于他所迸发出来的那七八道残影,却一声呼啸手持刀枪剑戟,从四面八方的朝着亭楼攻了过去。

    声势同样无以伦比!

    不过这样的攻击不过是声东击西,仅仅想要将亭楼缠住而已。

    各个击破,先将较弱的林轩除去再说。

    修仙界腥风血雨虽多,但修士生死相搏,总还是有利益牵扯,而古魔不同,天性就好勇斗狠别说一言不合,心情不好也有可能殃及无辜,胡乱找人相搏,故而若论争斗经验之丰富,林轩与望亭楼绑在一起也远不及古魔。

    对方所做出的策略青定是正确选择,但林轩也绝不可能任人宰刻。

    面对凶神恶煞的古魔,林轩脸上故作慌乱之色,然而心中早有计较悄悄退像月儿隐匿的身旁。

    以他如今的神通法术,九天微步比瞬移还要玄妙许多。

    然而强中自有强中手,古魔浑身黑芒一闪,速度居然还要快上一线一个呼吸之间,那家伙就已来到了面前。

    两只魔爪一阵挥舞,顿时密密麻麻的爪芒飞掠而出,尖锐的破空声传入有耳朵空间虽然未被撕破,但那强横的力量,却在空气中也留下一道道白痕来了。

    同时他左足上提,膝盖狠狠的朝着林轩的腹部撞了过去。

    要知道这家伙的关节处,都有骨刃伸出锋锐到无以伦比的地步,这一下若是撞实了,林轩就免不了开膛破肚之祸。好狠的古魔!好刁钻毒辣的招数!

    不过林轩既然已经用天凤神目将对手的行踪捕捉虽然来不及躲避,但自然不可能没有别的后手。

    面对凶横的攻击他的脸上没有慌乱之集。

    一口精气喷了出去!

    同时“嗖”的一声传入耳朵,却是乌金龙甲盾毫没征兆的从衣柚中飞掠而出,与那口精气的配合,几乎到了天衣无绝的地步。

    两者同时来到林轩的胸口,身前约三尺之处。

    精气没有浪费一点时间的融入了盾中。

    盾牌灵光一闪,迅速变大了起来,挡在林轩的前面。

    而这还没有完,从那盾牌的表面,又有一道青蒙蒙的光墙分离出来,挡在他与古魔之间。

    嗤嗤的破空声传入耳朵,数以百计的爪影毫不客气的击打上去了。

    光墙一阵闪烁,表面的灵光迅速黯淡下去了,随后仿佛布锦撕破的声音传入耳朵,光墙最终被扯得七零八落。

    当然,也不是分毫作用也无,那些爪影,消耗了一半左右,剩余的,毫不停留,狠狠的击打在盾牌表面了。

    仿佛用指甲在陶瓷上划过,一种令人牙酸的声音传入耳朵,不过乌金龙甲盾毕竟不是普通的宝物。

    虽然牺是林轩从一名元婴修士的手中抢得,但经过上百年的锤炼以后,特别是加入了深海玄龟的硬壳,其坚固程度,已到了一不可思议的地步。

    古魔就算凶横,想要这么轻易的将其攻破,也不过是痴人说梦罢了。

    爪芒最终被挡住,一闪即逝的幻灭掉了,但乌金龙甲盾也不停的颤抖,表面的光韵消匿了许多。

    林轩瞳孔微缩,二话不说的袖袍一拂,一道青霞涌入,此时此刻,可不是应该吝惜法力的时刻。

    四周的天地元气,也同样汇聚于这里。得到主人的支持,此盾表面,重新光亮起来了。

    然而事情并没有结束,紧接着,古魔的膝盖狠狠的撞击了上来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魔气潮动,林轩胸口的气血,一阵剧烈的翻涌。

    那变大后的盾牌,如狂潮怒涛中的一叶小船,剧烈震颤,仿佛随时都有倾覆的危险。

    古魔一击的力量之强,远远超过了林轩最初的想象。

    然而最终,防御没有被攻破,林轩大喜的继续向后退缩。

    “想走,行,先将性命留下来了再说。”

    嘎嘎嘎的怪笑声传入耳朵,古魔仿佛已经智珠在握,狂暴的攻击如疾风骤雨,向着林轩席卷而去,这一次,他没有再用手肘或是膝盖的骨刃攻击,而是两手直上直下,提起醋坛大小的拳头,向着林轩劈头盖脸的猛击下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