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炼成仙-第一千二百零五章 五色光柱

    只见在那远方天际尽头,一道五色光柱冲天而起,连天接地,声势惊人以极。附近的天地元气,更是风起云涌,仿佛受到召唤一般,向着那光柱狂涌。仅仅几息的功夫,四周的灵气浓度,就大为减弱。

    要知道作为阿修罗王别府,这里可是拥有一小型仙脉,虽在百万年前,已被灵界修士断根破坏,但其灵气的浓密程度,依旧能与极品灵脉相比。可在那光柱出现以后,四周的天地元气都被吸引了过去,这里在顷剖上乙间,就变成了不适合修炼的荒芜之所。林轩也算见识广博,但这样的变故也让他心中惊愕。究竟发生了什么?要不要过去看看呢?林轩瞳孔微缩,脸色阴晴不-定的变化着。

    略一迟疑,林轩叹了口气,原本此行已达到了预期的目的,以他谨慎小心的性格,原本是不想再继续多事的。

    可琴心现在茗踪了无,被传送走了以后就一直没有线索,那古怪的光柱会不会与她有什么关系呢?

    林轩可不是好色无形的登徒子,既然与其有了夫妻之实,当然不会对琴心不管不顾,在找到爱妻以前,他不会离开无定河。“只好过去看看了。林轩喃喃自语的开口。

    随后目光在周围扫过,那些倒霉修士的尸体还倒在残垣断壁之中,能够来到阿修罗王行宫,这些人自然没有一个弱者,三名离合期老怪不用说,其他修为最浅的也到元婴中期的境界了。

    而修士的实力,一般与身家成正比,这么多高手的积蓄加在一起,虽然无法与七大宗门相比,但也足以媲美称霸一方的强大势力。

    换算成晶石,甚至难以估数,当然,此时此刻,林轩没有闲情逸致去一一检视得到了什么宝物,盘点战利品固然令人赏心悦目,但那要等离开了无定河,寻一清净之所,慢慢去做。

    袖袍一拂,一道青霞飞掠而出,在那些残破的尸体上卷过,林轩将所得的储物袋一一笑纳了。

    偶尔用神识扫过,似乎比自己想象的还要丰厚得多,即便以林轩的城府,脸上也露出开怀无比的神色。这中间,他自然不会错过什么,片刻后,那些陨落的修士就被洗劫一空○原地只剩下一动不动的尸首。

    然而林轩依旧不打算罢手,要知道,陨落在这里的修仙者,除了人类,还有妖族。

    而妖兽的皮毛骨骼,内丹,甚至是血肉,对于修仙者,可都是上佳炼器材料的。火蛟王,化形后期。九头老祖,更是离合期格五阶妖族。这种等阶的妖物,可以说,从头到脚都是宝物,绝对是可遇而不可求。

    林轩先将九个蛇头收入囊中,随后目光又落在了不远处的巨大冰块之上,里面是一条身长百丈的巨蛇,想要放入储物袋中倒也不太容易的。袖袍一拂,一道剑气飞掠而出,灵芒闪烁,狠狠的劈刺在巨冰上面了。嘭的一声传入耳朵,然而连一丝裂缝都没有。

    林轩眉头一皱:“月儿,这冰有些太硬了,$$;有办法将牯融化么?”这一r一一r一,』婢试试0”

    月儿有些弱弱的开口,她身上的银辉已消失得无影无踪,阿修罗王传承的力量几乎是若有若无,能否将冰块融化,自己也没有把握唧

    “嗯。”林轩点点头,以他的眼力,自然看出月儿身上所余的修罗神力已所剩无几,但与这结冰的法术毕竟是同源之力,俗话说「解铃还须系铃人。

    香风飘过,月儿已来到巨冰的面拼了,伸出一只白玉般的左手,轻轻的与冰面相触,随后少女深深呼吸,隐隐有一道银色的光芒闪过,虽若有若无,但那巨冰却陡然开始消融。有用!小丫头松了口气,此时她体内再也没有一丝修罗王的法力。

    很快那无头的巨蛇就出现在7眼帘里,浑身被鳞甲包裹,虽是蛇,但那气势却比蛟龙还要骇人得多,不愧是五阶妖族。

    林轩也一阵眼热,即便以他见闻广博,也是第一次见到如此珍贵的炼器材料的。

    袖袍一拂,几道五颜六色的法诀打出,那蛇尸迅速缩小,被他装入了储物袋中。

    相比九头老祖,火蛟王的尸体处理起来就要容易得多,化形期妖修陨落以后,按照天地法则,都会现出原形来的。是一身长二十余丈的巨大蛟龙,浑身鳞片呈火红之色,林轩也毫不犹豫的将牯收入囊中。

    随后闭上双眸,用神识在附近缓缓扫过,确定没有遗漏以后「林轩才放出火球,将那些尸体全都毁去,虽然这里不可能有人来,但为了安全起见,毁尸灭迹是必须,以林轩的性格,可不希望出现任何纰漏的。做好这一切后,他才化为一道惊虹,像前方的五色光柱飞掠而去“少爷,你说那会是什么?”月儿睁大眼眸,俏脸上满是好奇之“我哪儿清楚。”林轩嘴角边露出一丝苦笑之色:“丫头,$$;既是阿修罗王转世,对于此处,难道就一点印象也从无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月儿伸出玉手,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=“小婢真不清楚,关于前世记忆,人家半点也没恢复,否则又怎么会对少爷隐瞒呢?”

    说话间,林轩已飞出百余里远,突然,灵光一闪,那五乇光柱毫没征兆的消失不见。周围的天地元气,也重新平息了起来。给人的感觉,就仿佛什么也不曾发生过。林轩遁光一缓,表情凝重了起来,这可有些古怪。”少爷,我们还要不要去看看?”“这是告然。”

    林轩略一迟疑,尽管觉得此事古怪了些,但既然来了,就没有半途而废的道理,何况,他也需要寻找琴心的踪迹。

    重新遁先飞了过去。

    转眼过去了一盏茶的功夫。

    望着眼前的一幕,林轩脸上的表情满是惊愕。

    他的面前,是一巨大的祭坛,祭坛上花纹遍布,看上去就像是一法阵似的,但却极度的深奥繁复,林轩精通璇玑心得,又研究过天元阵书,就阵法造诣来说,即便迟不到宗师级,相差却也不多。可眼前却完全看不懂。半点头绪也无。凝神细看下甚至觉得心神一阵烦恶。

    林轩忙转过头,不再研究,显然这阵法与境界法力还有一定关系,如果强行推敲,轻则走火,重则弄不好会吐血陨落。

    林轩才不会干出这种傻事来的。

    此阵十有**是阿修罗王所布,就不知道目的是用于什么,刚刚那五色光柱,就是从这里发出来的。略一迟疑,林轩缓缓落了下去。可脚刚刚踏地,让他意想不到的事情就发生了。轰!一声巨响传入耳朵,那巨大的法阵居然崩垌掉了。”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林轩满面惊疑,忙将九天灵盾开启,手也缩到了衣袖里,免得被未知的东西偷袭。好在并未发生不妥,片刻后,林轩的表情才重新放松下来了。整个祭坛在顷刻间已塌陷成了粉末,无可修复。”咦,那是什么?”

    林轩将神识放出,突然发现地上有一样东西十分眼熟,忙身形转动,化备一道惊虹,飞到了祭坛的正中。

    那是一个手镯,清脆碧绿,做工精细以极,所用材质,更是逗世间难寻的极品美玉。

    虽然不是法器,但放到世俗,绝对是价值连城之物,便是皇帝的宠妃公主,也绝不可能有这样的稀罕之物。当然,对修仙看来说又不算什么。这是琴心所带的一件饰物,难道她曾经来过这里么?林轩的脸色有些阴晴不定了。

    忙闭上双眸,将神识全力放出,可方圆数百里内,了无芳踪,根本就没有琴心的线索。想到刚刚那五色光柱,林轩眉头微皱,心中越发的忐忑不安起来“少爷,你别着急,琴心……姐姐或许来过这里,但一定不会有

    对于欧阳琴心,月儿多少有些吃醋,毕竟再柔顺的女子,也不可舱心安理得的与别人分享自己的丈夫,不过此时此刻,月儿还是十分体贴的安慰起林轩来了。她不想看少爷焦急难过。

    林轩深深呼吸,他也知道慌乱解决不了问题,努力将焦急的心情平复下去,只不过看见一个镯子而已,琴心应该不会有事,千万别自己吓自己。

    游日四顾,林轩终于发现了十有价值的线索,整个祭坛虽化为粉末,但在其中心之处,还有一数丈高的玉台残存着。

    林轩眼中闪过一丝喜色,缓缓走过去了。

    上面的花纹更加繁复,林轩不敢多做研究,但有一点是肯定的,牯是整个法阵最重要的阵眼。林轩在上面找到了一片衣角,也是琴心所留。”难道是传送?”林轩如此这般的想着。不过这也仅仅是推测,他并不敢就此肯定什么。就在此刻,一声幽幽的叹息传入耳朵。”你这不识好歹的家伙,不用胡思乱想了,我知道那个女人到哪“谁?”

    林轩表情一变,警惕之中又有一点倬然,居然有人无声无息的来到了自己的近前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