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叫科莱尼-285 暴力意甲3

    跳出来的还是一名记者,《共和报》一名记者在自家报纸上为极端球迷组织辩护。

    其一极端球迷组织并非一无是处,俗话说球迷是球队的第十二人,这里面就有极端球迷组织的贡献,极端球迷组织组织效率是最高的,倒票卖票是正常的手段,组织也需要金钱支持,不依靠倒票卖票,出售旗帜纪念品等,依靠什么赚钱?!

    其二球迷首先是人,有自己的政治理念很正常,他们有权力表达自己的主张,而不管是政府还是俱乐部都没有权力剥夺他们的政治诉求和主张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名记者叫菲利普.安东里奥利,他就是拉齐奥***球迷组织中的一员,此前就发表过不少带节奏的文章,他没被《共和报》解雇并不意外,媒体基本上都是贱人,他们最渴望看到的是事情变大。

    安东里奥利的文章一出,马上拉上了仇恨,希望意大利足球环境改变毕竟是大部分,媒体上已经谣传职业联盟的球队已经签订了公约书,政府如果拿不出有力措施,意甲意乙联赛将停摆。

    “如果这件事得不到妥善的解决,我不排除退出足球界,解散特拉帕尼!我对现在的境况实在失望透了!”雨果坚定的发言。

    安东尼奥利的文章自然遭到有识之士的群起而攻之,骂极端球迷组织是现在政治正确的事情,在雨果等人的煽动下,西西里大区球迷在各自城市首先进行了游行。

    “让政治从足球这里混蛋!”

    “严惩杀人犯!”

    “附着在俱乐部和球迷身上的吸血鬼!”

    “我们只想在球场上享受足球而不是暴力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紧接着,意大利很多城市居然都爆发了球迷游行,一看不知道,看了才知道,雨果预测的没错,毕竟普通球迷还是占据着多数。

    2月7日,菲利普.拉齐蒂的葬礼在卡塔尼亚举行,意大利足球圈的头头脑脑都来到这里,为拉齐蒂送行。

    就在前一天,卡塔尼亚警方调查结果宣布,经过审讯,击倒警察被警方认定为是一次有预谋的攻击行动,他们这个组织就是想要制造事端,发泄对社会的不满。

    这样的调查结果无疑对极端球迷组织更加不利,他们被贴上了找茬儿的标签,赞帕里尼在葬礼上代表职业联盟谴责极端球迷的恶性,并且大胆的把他们归结为有组织的犯罪,为了让拉齐蒂的死有价值,政府应该严打。

    赞帕里尼的话并没有说错,这些球迷组织十有八九跟黑社会粘的上边,意大利政府在接到职业联盟的建议书之后就开始抓人,你以为他们是吃干饭的,不他们不是,他们早就在进行调查,只是需要一个合适的时机,就跟电话门的爆发一样,时机很重要。

    不少极端球迷组织的头头被逮捕,他们涉嫌暴力犯罪等多种罪行。

    安东里奥利的文章并没有什么鸟用,意大利不乏有那种同情极端球迷组织的人存在,但在政府的严打态势之下,这不好玩,现在意大利政府頗有点把这些组织看做黑手党的味道,这可不是闹着玩的,所以安东里奥利的文章并没有引起共鸣,反而遭受到了攻击。

    新体育网站的知名记者多梅尼科发表文章驳斥安东里奥利的说法。

    “球场不是属于某个球迷组织宣扬自己政治主张的场所,大家是来欣赏足球比赛而不是来听你宣传你的政治主张的!你们凭什么有资格剥夺其他球迷观赏球赛的权力?!”

    “根据调查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极端球迷组织都有强拉会员,强行摊票的行为,这算什么行为?!”

    “暴力应该远离球场,出现争议判罚,反思的不应只是裁判委员会、足协,还应该有这些所谓的“忠诚球迷”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多梅尼科的针锋相对,辩驳了安东里奥利的很多观点,她一再强调规范球迷组织的重要性,得到了很多媒体人和球迷的响应。

    这是雨果非常乐意看到的,舆论的趋势已经成型,政治正确性无比重要,现在职业联盟就站在一个很正义的一方。

    对于职业联盟的提议,上级不可能不考虑,里面牵扯的利益颇多,但各地的政府都得考量意甲意乙停摆带来的巨大影响,这是对意大利这个国家形象的巨大影响。

    在舆论和俱乐部的多重压力之下,政府出台了相关措施,足协也出台了相关措施,各俱乐部也出台了相关措施。

    特拉帕尼率先制定出买票规则:

    其一,球迷必须实名认证购票,从儿童到老人无一例外,所有球迷都必须实名认证,可以通过官网购票和线下销售窗口购票。

    其二,代购票一次性只能代购四张,且一场比赛一位球迷只能代购一次,而且所代购的票同样也是实名票。

    其三,球迷组织可以团体购票,但组织必须是在俱乐部登记造册的球迷组织,且不能有固定看台,位置由电脑随机指定。

    其四,未经俱乐部登记的球迷组织遵循个人购票规定,不能购买团体票。

    其五,禁止棍棒、管制刀具、烟火等违禁物品进场,如有球迷违反规定,俱乐部有权将其列入黑名单,终身禁赛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林林总总有十来条,都是限制极端球迷的措施,其中一些条款非常苛刻,比如固定看台,雨果其实想打击的是在四个角的位置,这四个位置坐的球迷基本上都是低收入的极端倾向球迷,他们长期霸占那几个角落,雨果这边给你搞乾坤大挪移,能不能买得起票还得两说呢,因为不同的位置票价是不一样的。

    特拉帕尼足球俱乐部的严苛限制制度令人发指,雨果却振振有词的说道:“我们欢迎球迷们到现场来看球,而不是参加群架活动,也不是参加政治集会!庆祝道具有些被认定为违禁,是因为这些道具很可能变成暴徒手中的武器,我们倡导积极健康的庆祝方式!过激的行为理应受到制裁!”

    “特拉帕尼足球俱乐部再表明一种态度,我们是一家包容的球队,我们包容任何地方任何肤色的球迷,我们尊重人的生命,所以才制定了一系列的管控措施,请各位球迷安心,如果你是来球场看球,我可以保证这里能带给你最好的享受。”

    在严格管控球迷的同时,特拉帕尼又开展了一些小优惠政策,比如送纪念品(不值钱的纪念品)、给现场球迷送饮料、随机抽取观赛球迷送球衣等政策。

    特拉帕尼的球迷中极端的少,没有掀起什么大波澜,不少球迷甚至都眼巴巴的望着联赛快点重启。

    其他的俱乐部也相继出台了管控措施,闹了一周多的时间,政府,职业联盟,足协,奥委会终于达成了某些一致,而各地方政府也不得不向俱乐部妥协,都灵市政厅宣布将阿尔卑球场租借给尤文图斯99年,尤文图斯将对阿尔卑球场进行改建。

    随后乌迪内斯也宣布从市政厅拿到了土地使用权。

    特拉帕尼、尤文图斯、乌迪内斯即将成为最先拥有自家球场的俱乐部。

    斗争基本告一段落,联赛重启,雨果去了新球场查看施工进度。